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性与爱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谁在偷看女人洗澡  

2009-11-08 09:13:48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谁在偷看女人洗澡 (引用)

谁在偷看女人洗澡 - 性与爱 - 性与爱 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几个女同志给我反映她们到澡堂洗澡时,时不时的总有一个男人的影子在窥视着她们。这个影子说来也怪,女澡堂只有一个人洗澡的时候他定能出现,而这些女的都是脸盘子长得象模象样的人。­

 有男人偷看女人洗澡,在单位一时闹得来沸沸扬扬。女人到澡堂去洗澡也是提心吊胆的,深恐自己的私处被偷看者得知,她们强烈地要求单位尽快地抓到偷看者。­

 我是单位上兼职保卫工作的人员。为了早一天能侦破此案,我首先了解被看女人看到偷看男人的面部特征。听她们说,给我的答案是模模糊糊地,都说反正就是一个男人的面孔。我要从面部来确定嫌疑人看来是不可能的。我只好问她们,你们看到的影子穿的是什么衣服,身高大概有多高。她们对我说,此人偷看我们时老是弓着一个身子,总是只露着一个头在偷看我们,谁也没有看清楚他的穿着,就更不要说他的身高了。这真是一桩悬案,让我无法从任何一个地方下手。我真是摸不着魂头,找不到头绪,瞎乱地把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头脑里过了一遍,好象是这一个,又好象是那一个。最后想来想去又一个都不是。只好瞎胡说地给领导汇报,可能是住在附近的老乡干的。­

谁都知道,当地老乡要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,总是来有影去无踪。要想抓到他们的把柄是难上加难。就是说要是是老乡到澡堂里偷看女的洗澡,那就是没有办法破了。单位上只好把女澡堂的窗户、天窗都用铁皮钉得死死的,就留下了一个门能进进出出了。­

在大胆子的人总不能打开澡堂的房门进去吧,我一下只就放心了。­

有一天我正好通过A领导的办公室,就被他把我叫了进去。告诉我:“刚才小张去澡堂洗澡,出来后哭哭泣泣地对我说,她去洗澡时,刚准备穿衣服,就看见一个人从门帘处偷看她,此人被她看得清清楚楚,就是我们单位的男人小陈。你马上把事情的真相了解清楚。若真是小陈去偷看了小张洗澡,我们一定严肃处理。”­

 我离开了A领导的办公室,整个大脑象炸了似的。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怀疑到小陈的身上。但事情就出在我想象不到的人身上。­

 谁在偷看女人洗澡 - 性与爱 - 性与爱 的博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又开始耍起自己的小聪来。好象是一下子找到了头绪,有了线索似的,干起了侦破工作。我首先问小张:“你到澡堂去洗澡还有谁和你在一起?澡堂外面有什么人?”她说:“我进澡堂就我一个人,澡堂外面也没有什么人?”她的回答让我很失望。我说:“既然没有人为你作证,假如是你看花了眼。那不是白冤枉了小陈了。”她听我这一说,马上眼泪汪汪地哭着对我说:“我跟小陈一起上了那么久的班。就算我对他头上的头发数不清,但我对他那张面孔及面孔上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还是相当地熟悉的。我怎没有说,单位的小李、小王而偏偏是他。”­

我也想,假若人们长期地在一起工作,就是你不见人的面,都可以通过说话的声音和脚步的声音断定是谁人在向你靠近。还不要说看到了一张完整的面孔。这小陈真是吃了豹子胆,自找没趣,拿着脑袋往枪口上撞,活该让他倒霉。­

我把问小张的事向A领导作了反映。先A领导很生气对我说:“看来这一次要狠狠地处理小陈。”但他话刚一说完,又觉得证据还不充分。若是小张真是看错了人,那我们不是冤枉了小陈了吗?你还要去进一步落实,一定要找到证人。­

 我很沮丧地出了A领导的办公室,一抬头就被天空那一轮金灿灿的太阳刺得来眼花缭乱。瞬间我的眼前一片黑暗。什么也看不见。不知等了多久我才恢复了正常的视力。看清了办公室大院里的鱼池和鱼池的假山上长着的各种花草。绿色让我的眼睛明明亮亮起来。­

秋蝉的叫声急促而杂乱,象噪声一样的灌进了我的耳朵里。让我理不清的思绪混乱一片。这案子还真让我头痛起来。­

要找证人,我一下子看到了澡堂前的一座楼房。三层楼的房子,上面住的人我就不信没有一个人没有看见刚才的事。­

我到了楼前,我从一楼问到了三楼,楼上的人不是说自己在睡觉,就是说刚才什么也没有看见。我正感到失望的时候,一个人从厕所里出来。我说:“杨师傅,你看没有看见有一个男的去了女澡堂?”他说:“我到是没有看见有男的进过女澡堂,可是看见小陈好象是朝那个方向去了,他去做什么我也没在意。”­

我如获至宝似的一阵小跑地到了A领导的办公室。A领看我上气不接下气的,想来一定是我有了重要的线索。让我坐下来慢慢地汇报。­

 我说:“这一下子可以肯定就是小陈偷看小张洗澡了,澡堂前楼住的杨师徒亲眼看见他朝澡堂方向去了。时间也和小张穿衣服时相稳合。”好象罪犯就是小陈似的,我把埋在我心里的疑惑托盘说了出来:“为什么每次都是澡堂只有一个女人的时,才有人偷看洗澡。外面的老乡是不可能知道澡堂里有多少人的,只有我们自己的人才能知道。老乡要进我们的澡堂来,那么高的墙,翻也够他翻的了。我们一直怀疑的鬼就在我们的内部。就一下好了,内鬼也抓出来了。女同志洗澡也可以放心了。”­

 A领导说:“你还是没有拿到确凿的证据,要是有人看到小陈亲自进了女澡堂那就铁板钉钉的事实了。就是在滑的泥鳅也被你钉得牢牢靠靠地。在没人确凿的证据面前,我们只有以怀疑的对象把小陈调离,无法交派出所处理。”­

我看着办公室外一下变得灰蒙蒙的天空,心中一片茫然。假如真的是小张看错了人,杨师傅又没有亲自看到小陈进过女澡堂。小陈只能是怀疑的对象,那真正地偷看女人洗澡的男人又是谁呢?这一个问号又埋植在了我的大脑中。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 / 紫云山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